行业资讯>IT八卦

科技公司裁员风暴中,他们如何掌控命运?

作者: 汤一涛   责任编辑:刘沙 2022-06-10 11:07:12
来源:界面新闻关键字:科技公司,裁员,

Mynra被裁的时候,她并不意外。在新东方担任产品经理的她,从去年开始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2021年7月24日,双减政策公布,规定涉及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辅导服务只能在非营利的基础上运作。此后,K12教育公司几乎全军覆没。

这一年,新东方营收暴跌了80%。随之而来的裁员潮中,新东方辞退了6万名员工,支出近200亿元人民币,包括退还预付学费、员工遣散费和教学点退租等费用。

Mynra是当时留下了的5万名员工中的一位。之后新东方的业务转向了农副产品的直播带货。这种转型不能说是不成功,“但跟以前的业务盘子是没有办法比的。”Mynra表示:“养不了这么多人,那没有办法肯定需要继续裁人。”

好在最后的分手是体面的。公司给足了Mynra N+1的赔偿,也给了她一个月的缓冲期。“大家其实都很感恩。”“面对一个很坏的结果……公司做到了它能够提供给我们的(一切)。”

5月20日这天,正在居家办公的湘玉也收到了裁员通知,公司给出的解释是业务调整。当天,湘玉的就被关闭了所有工作权限。此时距离她加入知乎不过七个月,刚刚过了半年的试用期。

这不是知乎今年第一次裁员。2022年春节后,知乎已经多次被爆裁员。湘玉告诉电厂,当时她还有些庆幸:“另一个创新业务部门就直接整个被裁掉了……虽然自己同是创新业务,但是运气好像好那么一点点。”

刚进公司时,湘玉被告知负责的是社群中台的人群转化。但随着工作的展开,她发现作为基层员工,实际很难推动工作展开。而协同部门又非常动荡,“领导换了一个又一个”。湘玉逐渐意识到,“这个事情根本就是不可控的”。

她告诉电厂,在知乎的半年里,她的所有工作量还不到上家公司一个月的量。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9、2020、2021年,知乎的经营现金净流出分别为7.15亿、2.44亿和4.4亿元人民币。

在2022年一季度的财报电话会上,知乎创始人周源曾表示:“知乎二季度和下半年会对运营费用和成本进行更严苛地监控,降本增效将是本年度乃至明年的核心工作之一。”

Mynra和湘玉算是少数不幸之中,相对幸运的人。她们都任职于大厂,依法获得了N+1的补偿。眼下,Mynra已经入职了新公司。湘玉还在旅行之中,对于下一步,她也有自己的打算。

随着上海、北京相继解封,生产生活逐渐开始恢复常态。人头攒动的不止有街角咖啡店,还有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许多中小企业在疫情之中陷入了经营困难。根据上海仲裁委员会数据,2021年的收案数量为6017件,相较2020年上升了44.19%。

尽管法律总体偏向劳动者,但是在出现劳资纠纷时,相较于公司这种组织来说,个人总是处在弱势地位。

两年之前的2020年3月30日,在纽约史丹顿岛,克里斯·斯莫尔斯(Chris Smalls)也被开除了。他是亚马逊JFK8运营中心的一名助理经理。被辞退前几个小时,他连同其他三名工人组织了一场60多人的罢工。

斯莫尔斯在JFK8仓库外领导罢工|图片来源:abcNEWS

当时新冠疫情正在美国迅速爆发,纽约是重灾区。截至当年4月14日,仅纽约就有近1万死亡病例,医疗体系接近崩溃。

疫情同样蔓延到了JFK8仓库。工人们认为当时仓库至少已经有上10人被感染。运营主管先是隐瞒了疫情,随后只承认有一个病例。他要求工人们继续返回流水线工作,并且没有提供任何防护设备和消毒措施。

组织罢工的斯莫尔斯要求亚马逊遵守相关防疫规定,停止仓库运营,深度消毒并向员工提供防护设备和全薪隔离假。

罢工仅仅几个小时之后,斯莫尔斯和另外一名组织者就被亚马逊迅速开除。理由是违反隔离规定,组织多人聚会——与他们组织罢工的理由如出一辙。

在后来亚马逊的首席法律顾问大卫·扎波斯基(David Zapolsky)误发给1000多人的一份内部例会备忘录中,他形容斯莫斯“既不聪明,也不善言辞”。

大人物口中“既不聪明,也不善言辞”的斯莫尔斯,在两个月前,有了一份新工作:亚马逊工会(ALU)主席。2022年5月,在历经两年筹备之后,斯莫尔斯在JFK8仓库成立了亚马逊在美国的第一个工会。斯莫尔斯事后回忆:“看到媒体曝光亚马逊内部例会备忘录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一定要成立工会。”

工会自19世纪末在美国兴起,主要职能是代表工人和资方谈判,为工人争取更好的待遇和福利。工会赋予了工人“集体谈判”的优势,因为在企业这种组织形式面前,个人往往处于弱势。今天我们所遵循的8小时工作制,就是工会在1886年组织芝加哥工人大罢工中争取而来的。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2020年工会成员的周收入中位数为1144美元,高于非工会成员的958美元。

美国工会的工人比例在1954年达到顶峰,接近35%。在此后的40多年中,这个比例都在逐渐下降。这与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产业转移有关。许多公司把工厂转移到了工会力量薄弱的南方各州,或者直接将工厂迁移到海外低工资国家,来对抗罢工的威胁。从1970年代到1980年代,大罢工的数量从381次下降到了187次,到2010年代,只有11次。

亚马逊是美国第二大私人雇主,它为全美许多公司的基本劳动条件制定了标准。如果ALU可以赢得更多的仓库的加入,它就可以促使越来越多的工人组成工会ーー不仅在亚马逊,还包括星巴克、苹果、暴雪和谷歌。

新冠疫情、通货膨胀和俄乌战争都加剧了美国社会的割裂。曾经式微的工会,在劳资矛盾激化的今天,重新又成为了工人保障自己权利的武器。一股建立工会的浪潮,在美国又席卷而来。

2022年4月,亚特兰大的一家苹果零售店就向美国通讯工人协会提交了工会选举申请,成为全美272家实体店中第一家提交工会选举申请的店铺。与此同时,至少还有6家苹果零售店,包括纽约市和马里兰州的零售店,都在尝试建立工会。

但在一个月后,美国通讯工人协会就撤回了亚特兰大零售店的选举请求,理由是苹果公司采取了非法的破坏工会的策略。

虽然苹果没有明确表示反对工会,但零售店员多少在承受着来自苹果的压力。根据美国媒体Vice报道,苹果强调,如果员工投票支持成立工会,他们可能会失去职业发展机会、因个人原因请假的能力,以及基于业绩的晋升机会。“你的工作质量甚至可能不是一个因素,”谈话要点写道。它还指示管理者告诉员工,如果他们加入工会,他们将面临“更少的机会”,拥有更少的“灵活性”,公司将“更少关注业绩”。

但店员们的努力不能说没有效果。有店员表示,苹果已经将最低工资从20美元提高到了22美元,并开放了更多的假期。

工会的属性天然决定了它站在了企业主的对立面。企业主们认为工会的介入实质上增加了企业和工人们的沟通成本,会干扰公司治理,导致企业成本上升。而企业盈利能力的受损最终也会伤害员工们的利益。

经常会被人提出来的例子就是底特律的衰落。底特律是美国的汽车城,美国三大汽车品牌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的总部均在底特律,大约8万名汽车工人构成了底特律1/5的劳动力。

2019年,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就组织5万通用汽车工人罢工长达40天,通用为此损失超过20亿美元,最后被迫同意给工会成员加薪。

而在2007年的那场大罢工中,加上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最终导致克莱斯勒和通用破产重组。另一个巨头福特虽然没有破产,但也变卖了沃尔沃、捷豹、路虎等旗下品牌。

另一个工会经常为人批评的地方就是排他性。一旦企业的工人加入某个工会,这个工会就成为了这些工人的唯一代表,其它劳工组织很难再介入。此外,在某些强制工会州,无论他是否愿意,只要企业存在工会,他就必须加入工会,缴纳会费。在另一些非强制州,虽然工人可以选择不加入工会,但也必须接受工会的谈判结果。

基于工会享有的集体谈判权和掌控的大量资金,也滋生了工会的腐败和丑闻。2019 年 8 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对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主席加里·琼斯(Gary Jones)的调查发现,有数百万美元被不正当使用,主要用于个人旅行和购买奢侈品。另有高级官员迈克尔·格里姆斯(Michael Grimes)、杰夫·皮埃特兹克(Jeff Pietrzyk)等人接受贿赂和回扣,被判有罪。

(应采访对象要求,Mynra、湘玉为化名)

意见反馈:zhanheng@cbigroup.com

稿件投诉:zhanglin@cbigroup.com

内容合作QQ:2291221

商务合作:13391790444 詹老师

ICP备案号:川B2-20070068-15

川公网安备:51010602001511号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