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电脑商情在线! 请免费注册
分享到





位置:首页 > 软件 > 专家观点

拨开市场迷雾,从技术和法律维度看比特币投资风险

作者: 王晓强   责任编辑:王晓强 2018-03-26 08:08:37
来源:电脑商情网关键字:比特币,区块链,市场投资风险,法律,解析,吴国平律师

对于大众投资者而言,要说当前最火的技术词汇和最热的投资领域,那非区块链和比特币莫属了。如今,区块链这个昔日只会出现在专业人士口中的技术概念,已然走红为街头巷尾的一个高提及率词汇;而比特币作为一种八年前才值1美元的数字货币,身价已然飙升至数千甚至上万倍,成为不少投资者追捧的一块热土。

其实,通俗来讲,区块链就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记账技术,而比特币则是基于此底层技术的首个成熟产品。对于投资者而言,比特币作为数字货币因具有稀缺性和高成长性等特点,因此具有很高的投资价值。其甚至成为继黄金之后“中国大妈”群体炒作的又一个目标。

不过,由于各国政府对待比特币的态度存在较大差异,使其在法律界定方面并不清晰,甚至游走于法律边缘及灰色地带。再加上现实存在的技术复杂性以及勒索、洗钱等违法犯罪现象,因此也使得这一投资交易存在着非常大的风险性。比如在我国,早在2013年,监管层就指出比特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去年9月,国内比特币场内交易渠道更是被叫停;此外,去年席卷全球的WannaCry勒索病毒,正是通过比特币的匿名特性来实施犯罪的。由此也开启了一个黑色的“勒索经济时代”。那么,如何来规避和防范比特币投资交易的法律风险?如何在面临不法侵害时,保护投资者自身的合法权益?


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吴国平律师接受记者专访

日前,记者专访了在比特币投资交易领域富有丰富经验的法律界专家——吴国平律师。吴国平律师是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除了在传统纠纷解决领域拥有深厚资历外,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他对于软件行业有着非常深入的了解。吴律师是中国计算机学会CCF会员、美国电子与电气工程师协会计算机学会IEEE会员、中国软件行业协会认证“软件知识产权管理师”。在他的客户名单中不乏IBM、微软、阿里巴巴等众多知名的软件、互联网公司。

通过与这样一位既懂法律又熟悉IT及软件,且早期就关注区块链技术发展的专业人士交流,从法律及技术角度对比特币概念、合法合规性、投资交易风险、解决之道等相关话题进行深入解析,无疑将有利于帮助广大投资者指点迷津和释疑解惑,并看穿当前比特币投资交易市场的迷雾。

比特币运作机理及相关概念解读

记者:毫无疑问,区块链和比特币当前已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那么,比特币到底是什么,其构筑的交易体系安全吗,能否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

:不同行业背景人的关注点各不相同,比如金融行业关注比特币的交易介质特性,程序员关注的是比特币运行的底层技术,政府则关心对税收、外汇管理、犯罪查处以及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如果要全面理解比特币,至少需要数据存储、金融、密码、共识算法的背景,我们只能简要的以政府发行的主权货币进行类比来理解比特币。

首先,不同的国家以各自的经济实力和政府信用,发行流通于国家内部的法定货币(法币)解决交易流通问题。不同国家之间通过汇率折算实现跨国交易。单就点对点的交易来讲,交易介质从最早的实物、纸币再发展到虚拟货币,这种交易实际上与政府并无直接的关系。但是科技发展的历史决定了交易--法币--税收--政府这种格局的合理性,政府在其中的角色类似于一个记账员或者中央处理器。例如张三买李四一头羊需要支付100美元,交易的介质就是100美元的纸钞或者银行从记载的张三的账簿中直接划转100美元到李四的账户。

政府在以上交易过程中要保证纸钞的防伪或者电子记账系统的准确性和安全性,如果纸钞的防伪出现问题,就会出现通货膨胀;如果电子记账系统出现问题,则会影响交易双方对该国法币的信赖。例如,过去发生的孟加拉央行被黑客攻击的案例。孟加拉央行的数据库就是“去中心化”话题中所说的“中心”。

中本聪(化名)在十年前结合密码学和共识算法“发明”了比特币,比特币的诞生改变了上述交易格局,它把“央行”的账簿分散到全球所有矿工的电脑中,原有的“央行”中央服务器记账体系变成了每个节点都共享所有比特币交易的体系,以此解决了被黑客篡改数据的问题。从2010年的第一笔交易到现在,比特币价格尽管多次上演过山车行情,但是体系本身(不含交易所)经受住了黑客攻击的考验,至少目前来看比特币构筑的交易体系是安全的。

记者:比特币的挖矿指的是什么?

:上面提及“央行”的电子交易记录(账簿)要分散到各个矿工的电脑中,同时还要保证每个矿工都保留相同的交易记录,为了解决这一过程中新的交易由哪个矿工写入的问题,中本聪设计了按照时间先后顺序线性排列的记录系统,后一个区块的记账能否得到全网的认可取决于该区块能否通过“哈希碰撞”取得与前一个区块特定数据相关的“哈希值”。

取得这个字符串的唯一方法就是通过大量的计算,就像在堆满纽扣的30万个泳池里找一个特定的纽扣,矿工的“挖矿”的工作就是通过电脑的计算找个这个纽扣。之后这个矿工会得到50个比特币的奖励。而后所有的矿工再回到起点,开始计算下一个区块的哈希值,每当账簿增加21,000页,奖励就减半,例如当达到210,000页后,每生成一页账簿的奖励就变成了25个比特币。

目前的奖励已经降为12.5个比特币。即使是奖励12.5个比特币,按照当前价格就五十多万人民币,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的人热衷于挖矿了,所以挖矿一度成为造富的捷径。5年前单机的PC运算能力就可以获得记账权,目前随着全网算力的增加,单机PC拿到记账权的可能越来越小。同时,挖矿的工具也成就了矿机的销售,与此相关的矿机租赁、算力租赁、云计算购买也一度繁荣兴盛。

记者:有人说比特币已经成为中国大妈继黄金市场后的下一个炒作对象,您怎么看?

:从比特币投资程序来看,无论是挖矿流程还是通过交易平台进行买卖(以二级市场类比)都涉及很多计算机的操作。特别是去年九月政府出台限制交易规定后,有些交易平台(服务器)已转移至境外,需要下载VPN才能实现登陆,从这种角度而言,其与传统的黄金投资相比确实存在少许技术含量;而且要和大妈们解释清楚“离线钱包”和“热钱包”确实需要花费不少功夫。从我个人角度来看,感觉中国大妈更喜欢看得见的“真金白银”,如果买来的只是一堆像乱码一样的字符串,相信她们会需要一段时间去接受。所以这个问题更多的是有炒作的成分在其中。

合法性深度探究,哪些行为不受法律保护?

记者:听了上述介绍,想必大家对比特币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对于普通大众投资人来说最关心的问题当然是交易,您是这方面的法律专家,请问当前在我国买卖比特币是否合法?

:由于各国法律对比特币的规定不尽相同,同时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没有核心服务器所在地的区分,它的数据交易来自全网,加上有些矿池的矿机架设在国外,所以要回答此问题首先要确定准据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二条规定“本法和其他法律对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没有规定的,适用与该涉外民事关系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因为持有比特币钱包的民事主体可以随时联网对比特币进行处置,所以民事主体接入网络的地址或者民事主体居住地都可以作为链接点成为以上规定的“密切联系”。

因此,我个人认为,居住在大陆或者接入网络地址在大陆的民事主体都可适用中国大陆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首次将“数据、网络虚拟财产”引入法典,尽管目前暂无相关配套法律颁布,但是将比特币纳入“数据、网络虚拟财产”进行保护具有合理性和正当性。尽管法学界也有不同的声音,但是国内相关生效案例也支持了我个人上述的观点。

例如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12月终审认定被告人武宏恩因通过网络盗取比特币70.9578枚犯盗窃罪而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该判决书中表述“被害人金某付出对价后得到比特币,不仅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也代表着被害人在现实生活中实际享有的财产”。当然我也留意到,部分西部法院有完全否认比特币财产属性的判决,这种判决是完全错误的,这种观点应当纠正。

当然,上述观点只是针对“挖矿”行为取得比特币的情形。

记者:上述观点如果只是针对挖矿,那么,法律对交易平台进行的比特币交易有什么不同规定吗?

:该问题同样要以中国法律为准据法,整体来看,通过平台进行比特币交易比较复杂。

去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等七部委联合颁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提出了双禁止: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币与代币、代币之间的兑换、中介业务;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代币发行融资交易相关的业务,因此在上述日期后,如果大陆的平台仍然从事比特币的交易,则交易平台肯定是违规的。

对于境外平台(注册地或服务器在境外)交易而言,交易者所涉及的法律判断相对比较复杂。目前从中国大陆转出交易平台大多注册于塞舌尔共和国、韩国、新加坡和香港(地区),各个平台使用的注册协议也不尽相同。例如火币网官网公布的“任何因或与本协议约定的服务有关而产生的索赔或诉讼,都应依照塞舌尔共和国的法律进行管辖并加以解释和执行”。所以与挖矿行为不同,平台交易涉及至少三方法律主体,因此交易纠纷的解决途径分别有商事仲裁、大陆外的法院管辖、中国大陆法院管辖等几种方式。我注意到名为Sylvian公布的交易平台虚假交易的问题,如果平台实际经营人在中国大陆,即使平台的注册地或服务器在境外,因为虚假交易引发的刑事案件都可以直接适用中国大陆法律进行制裁。同样的,境外ICO尽管可以解决合规性的问题,但是如果其应用场景、实际控制人或者损害结果发生地涉及中国大陆管辖的链接点,实际控制人均有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集资诈骗的法律风险。

因此,比特币投资者通过境外平台交易比特币的纠纷解决途径需要根据个案进行分析。

比特币投资交易潜在风险增高,如何规避和防范?

记者:有数据显示,比特币矿池算力排名榜中,中国以将近八成的“哈希算力”高居榜首,冰岛以5%紧随其次,随后才是日本等国家,这也意味着,新出产的比特币大部分都在中国。面对这样的市场,大众投资者该如何规避和防范其中的潜在风险?

:比特币在发展初期所暴露的纠纷较少,而随着比特币衍生链条的发展以及交易量的不断攀升,也意味着相关的纠纷也会呈现爆发式的增长,从这层意义来说,比特币交易也将给投资者将带来巨大的风险。同时,其对传统法律服务提出了新的挑战。

例如早期由于投资人对比特币交易不熟悉而发生问题:由于比特币的找零系统是给付款人创建一个新的比特币地址,并把差额发送回这个地址,这时若操作错误将找零金额误作为矿工手续费,由于比特币的匿名性,该类投资者的损失很难通过传统的律师服务予以追回。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律师服务在比特币交易中的作用是可有可无的,衍生交易的复杂化决定了必须依靠律师服务才能全面评估其中的风险。

再如2017年国内某品牌矿机被爆存在未公开的远程终止挖矿功能,而该功能的可能会使MITM攻击和DNS劫持有机可乘。在该类纠纷中,律师的介入可以很好地维护投资人的损失。

据相关报道,苏黎世的安勤私人银行(Falcon Private Bank)已经推出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理财产品;国内机构也有以比特币为介质的“理财产品”,核心的条款是产品封闭期限365天,从入金之日起365天内不能赎回,到期后还本兑付收益;更为复杂的像去年底刚刚推出的比特币期货、具有“融币”功能的金融产品、投资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基金等。此外,我们留意到有报道称高盛不仅参与投资了区块链创业公司Circle,还在2015年11月提交了一份专利申请,描述了一种可以用于证券结算系统的全新数字货币“SETLcoin”。

可以预见随着比特币衍生产品的不断发展,对律师服务的需求会越来越多,而国内目前的律师服务相对还是比较滞后的。结合比特币跨国交易的特性,我所在的律师团队已经和韩国、美国、香港等地区的律师组建了跨国律师服务的“创世块”,相关投资人和机构都是我们的客户。

记者:谈到比特币,很多话题是关于黑客攻击的,应该如何看待黑客对投资安全性的影响?

:在挖矿流程中的黑客攻击主要是比特币记账系统中的double-spending问题。现有的交易系统在全网算力均衡的情况是依靠延时确认来避免黑客攻击的,即通常延时六个区块后就可以避免攻击者通过分支赶超最长的交易链条,至少目前来看这种设计还是有效的,尽管存在大额交易延迟的问题,但是目前还没有在这个流程上黑客成功的报道。

剩下的就是比特币钱包和交易平台的黑客攻击,今年年初,日本第二大虚拟币交易平台Coincheck受黑客攻击,价值5.33亿美元的虚拟币不翼而飞;2014 年MtGox 由于受到黑客攻击价值约为 3.5 亿美元的比特币失窃,该平台最终申请破产;2017年7月以太坊初创公司Etherscan约有15.3万枚以太币被黑客盗走;相应的比特币钱包也有被黑的报道,即使是离线钱包也不例外。

在这方面,我的律师团队专注于计算机、软件、游戏以及拟资产等领域法律服务多年,拥有丰富的经验,同时积累了大量的计算机信息系统犯罪的案例,包括为黑客提供刑事案件的辩护,也包括代理受害企业与公安机关协调沟通,著名的案例有“乌云”事件相关的侵入计算机系统的刑事辩护。

经验证明,在比特币等虚拟资产的相关刑事诉讼中,律师发挥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专业律师的作用可以很好地衔接计算机科学与法学,从而帮助投资者来规避和防范在投资及交易中所出现的潜在法律及安全风险。在这方面,我和我的律师团队也非常有信心能够为广大投资者的比特币投资交易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

记者:哪些法律问题是目前难以解决的?

:虚拟资产的继承问题目前很难解决,鉴于比特币的去中心化和匿名特点,一旦私钥持有人意外身故,那么他持有的比特币将永远处于休眠状态。现有处理银行存款、股票等遗产的传统律师服务已经无法解决这一难题。

密码学大师哈尔?芬尼(Hal Finney)是除中本聪以外第一个接触比特币的人,2009年8月被诊断为卢伽雷氏病(又称“渐冻人症”)。他在生命的最后岁月对比特币继承的讨论比学术上更感兴趣。哈尔?芬尼于2014年8月28日在亚利桑那州被宣布医学死亡,在死亡前他对比特币做出了妥善的安排;相对于哈尔?芬尼,程序员小唐的父母是不幸的,小唐是早期挖矿的程序员,收获颇丰但因车祸意味身故,他的父母对计算机一无所知,悲痛之余对如何找回小唐的比特币遗产则毫无头绪。

我所在的律师团队目前正在与国外的律师同行一同探讨如何有效处理比特币等虚拟资产的遗产继承问题,目前在中国大陆已经推出几种可行方案。

给投资者以及监管层的建议

记者:作为比特币领域的资深法律专家,您对中国未来的法律监管有何建议?

:去年9月4日监管部门发文之后,国内交易平台纷纷将服务器改到大陆以外地区,还有的干脆将经营主体注册至海外。我留意到,某平台刚刚切换网页地址时发布的视频操作指引很短时间内就有二十余万的点击量,从这个点击量上可以管窥当前从事比特币交易的人群数量。另外一方面,新的监管政策颁布后,部分海外投资平台借机更新系统,微信、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已经可以直接在平台上进行交易。由于以上支付是点对点的支付,所以也很难监管。

从某种程度来讲,比特币颠覆了传统的金融、税收、反洗钱和外汇管制的体系,比特币去中心化的特点对监管部门提出了更高的挑战。目前的现状是不同的群体怀揣各自的商业利益对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做着各自不同的宣传,这些宣传有些是夸大的、片面的甚至是完全错误的,监管层应当及时发出自己的声音,以弥补对大众投资者风险教育的短板。

记者:对比特币或者其他虚拟货币的投资者有何建议?

:我给大家的建议有三个:

第一个建议是了解自己的投资项目,包括底层技术、应用的场景以及相关市场信息。

例如去年12月游戏装备交易平台OPSKINS 通过ICO发行WAX的前两天已经在Twitter和Medium公布代币拆分增发的通知,但是很多投资人仍然在huobipro上以原方案认购WAX, 结果导致该币种上线当天下跌99%,很多投资人欲哭无泪,尽管有平台的原因,但是投资者投资的盲目性也是导致投资损失的原因之一。

第二个建议是对比特币底层的技术风险应有充分认知。

中本聪预防double-spending的方案是以全网算力均衡为基础的,当今矿池算力集中可能并非中本聪的本意,同时,任何编程语言都是依托底层协议和逻辑来执行的,因此0 BUG的程序语句是不存在的,如果真的没有,那也是尚未发现。因此,同传统的投资项目例如黄金、股票、期货相比,投资人应当充分意识其中的风险。

第三个建议是在进行重大投资前,需及时咨询专业律师。

记者:通过您的上述讲解,不难看出,比特币作为一种新生事物,还处在一个不断的发展和演进的过程中,由法律环境变化以及技术复杂性所带来的风险成本也正在不断增大,看来作为投资者寻找自身在法律方面的专业合作伙伴看来真的非常有必要。那么,作为比特币投资交易领域的资深律师,您看待比特币的态度也能说明问题,最后想问的问题是,假如有客户想以比特币的方式向你支付律师费,您是否会同意?

:(笑)我会同意!当然这是基于我自身在法律层面、技术层面、市场层面做好这方面功课的基础上,显然,这些还须基于在不违反交易行为所在地法律框架之下。前期确实有香港客户提出以比特币支付律师费的建议,我们也在积极探讨可行的方式。

网友评论(0)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CBINews观点。
CBINews网友您好,欢迎发表评论:(注册 后发表评论,可就本文发起辩论,将会获得更多关注)
 CBINews网友  注册邮箱:  

CBI 友情链接:

至顶网 |  腾讯科技 |  凤凰科技 |  商业伙伴 |  移动信息化 |  企业网 |  中国软件网 |  CIO时代网 |  更多>>

CBI集团其它网站:

电脑商情在线 | 存储伙伴 | 服务器伙伴 | 中小企业IT网

CBI 地方分站:

上海 |  广州 |  成都 |  西安 |  沈阳 |  武汉 |  南京 |  重庆 |  长沙 |  济南 |  太原 |  合肥 |  长春  |  杭州 |  昆明 |  南宁 |  哈尔滨 |  兰州 |  乌鲁木齐 |  福州 |  郑州 |  贵州

整合营销 |  CBINews刊例 |  《电脑商情报》刊例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内容版权所有:电脑商情在线 北京米迪亚广告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8号6层 联系电话:(010)62178877-218

商务、内容合作QQ:15528356 客服电话:13699291170

电脑商情信息服务集团 成都华好网景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川B2-20070068-5 川预审H8VZ-RBP6-X228-T60Z号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3710